欢迎访问中国童话福利基金会官网 登录/注册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新闻动态 > 跡录幸福|他从硝烟战火转向平凡生活,借镜头写下和平年代的另一种伟大

跡录幸福|他从硝烟战火转向平凡生活,借镜头写下和平年代的另一种伟大

发布日期:2020-10-15  

他曾深入缅甸,记录地方武装首领所见之战争与和平,也曾参与死刑者的最后诀别;他曾走近艾滋病人群体直面人性黑暗,也曾与非典重症病患搭乘同一辆生命列车。

除此外,他更走访中国贫困地区,聚焦微小个体,以镜头真实叙说平凡灯火。

他就是纪录片导演——向一民先生。

2020年时值幸福工程公益项目自发起成立第25周年,大千当代艺术中心作为战略合作方,至今已是第三届展出“为了母亲的微笑”系列公益展览。导演向一民先生的公益纪录片《美丽中国·幸福母亲》则为其中展映单元。

1.jpg

幸福——“为了母亲的微笑”第三届幸福工程跡录展海报

片中,他借现代技术与传播媒介之力,再现因幸福工程而改写的人生轨迹,在后疫情时代,以温暖启迪珍惜当下和不断开始的世界。

这也是纪录片的力量。

2.jpg

公益纪录片《美丽中国·幸福母亲》

拍摄期间周折详细,我们通过采访向一民导演并作以记录,再此整理呈现给大家。希望爱的传递能令每个个体看得更远,离得更近。

以下:

Q=大千当代艺术中心

A=导演向一民先生

以人为本,以人为镜

Q:您最初决定去做“幸福工程”拍摄项目,是出于什么样的动愿?

A:去年三月,负责联合国妇女基金会有关妇女自力更生摆脱贫困纪录片的美籍制片人,通过央视找到并邀请我担任中方导演。

前期准备中,我有幸了解大千当代艺术中心作为美术馆机构的公益发声,以及“为了母亲的微笑”系列公益展。展览呈现的中国底层劳动母亲生生不息、砥砺奋斗的众生相,令人肃然起敬。

起初引导者是大千当代艺术中心的高馆长。于是便有了《美丽中国·幸福母亲》纪录片的发端。

3.jpg

拍摄团队在江西贵溪 2019.12.10

Q:幸福工程项目自成立来,足迹至今已遍布全国29省,958个项目点,这次拍摄您和团队去了哪些地方?

A:幸福工程是全国性的活动,地域特征是我们当时的重点考虑因素,东南西北中的设想,则源于中国文化传统中的主流意识。

最初拟定的是新疆、内蒙古、黑龙江等几地,后因气候限制,又相继调整,再结合拍摄点可获题材度、典型案例,以及人文差异等因素,最终把《美丽中国·幸福母亲》拍摄采访地点定为:重庆大足、贵州福泉、云南蒙自、江西贵溪、湖南花垣和福建宁德。

4.jpg

拍摄团队在江西贵溪 2019.12.11

Q:纪实需要客观,但作为人类,我们的情感、理性又是彼此交织的。幸福工程以“人”为主,您是如何把控纪录片的写实和导演本身对镜头语言与情感表露的诠释的?

A:艺术创作容易让人置身其中,因此创作者的视角和态度十分重要。你是仰视、平视,还是俯视你的拍摄对象,几组镜头下来,便一目了然。

“幸福工程——救助贫困母亲行动”聚焦中国特定社会群体,即贫困母亲,以人为本,也以人为镜。我们需要还原人物生存行为的原始动机,实事求是、独立思考。

5.jpg

云南蒙自长冲村,拍摄当天刚下过雨,空气清冷,但心底却是暖和。

记录真实,感受真实

Q:您在拍摄中会通过哪些方式来尽可能呈现纪录片的“真实”观感?

A:故事片的叙事结构能相对弥补创作不足,但纪录片的丰富性又是故事片无法比拟的。

拍摄中,我们尝试将镜头语言与故事片创作手法结合,从而呈现不同以往的人文关爱。这也是我在纪录片创作上的一个美好追求。

6.jpg

镜头那端贫困母亲郑国菊的生活日常

Q:对选用“五谷丰登”作纪录片主题您能简单阐释一下吗?

A:2020年是我国脱贫攻坚决胜年,也是幸福工程25周年,两者兼具强烈的农业归属,所以在这样一个聚焦贫困母亲的纪录片里,借由与农业相关的成语承上启下会比较贴切、符合时宜。

7.jpg

福建福州宁德市采访拍摄途中 2019.12.19

感恩,我是受益者

Q:在对幸福工程基层工作者的拍摄中,有哪些让您印象深刻的人或事?

A:湖南花垣县夜郎坪村村支书田金珍给我的印象比较深刻

8.jpg

9.jpg

田金珍发起的夜郎坪村合作社水稻田

她没读过几年书,但为了帮村民脱贫,大胆尝试:一方面通过抖音等网络形式向社会展示幸福工程的公益坚持,另一方面建立“返乡农民科技示范园”,真正身体力行地服务乡民。

她也是无数幸福工程基层工作者的缩影。

10.jpg

村民合力播种希望,转眼间又将迎来新一轮丰收。

Q:这次对贫困母亲的采访给您带来哪些触动?

A:被救助的母亲们各有困苦境遇,有因家人重病致贫的,也有不幸因劳动致残、生存无法继续的。但公益救助令她们重燃生活希望。

拍摄过程虽然艰苦,但是是非常幸运、珍贵的一次经历。

11.jpg

在“幸福工程——救助贫困母亲行动”项目帮扶建设的蔬菜花卉栽种大棚里拍摄的“幸福母亲”

Q:拍摄前后,您对“幸福工程”的理解有哪些变化?

A:最大的变化应该是更加认定自己的选择是正确的。无论拍摄还是公益,都需要耗费很大毅力才能坚持,但值得担当。

为了幸福而顽强拼搏的母亲们给了我很多人生启迪。当回归自我,面对现实会受益良多。

之后可能会考虑弥补内容上北方地区的缺失,或以《美丽中国·幸福母亲》续集方式继续为公益出力。

12.jpg

重庆大足采访拍摄现场照片

生活史一种体验,艺术亦然

Q:从编辑记者出身,到纪录片导演,这些经历之后,您如何理解纪录片对公益的艺术赋能?

A:对我而言,纪录他人生存经历的最大收益,是能有机会接触与理解不同人生境遇,从而培育个体人文关怀的自觉。

纪录片作为艺术形式的一种,也直面社会,需要在艺术与公益之间找到平衡。当其被放诸更为广阔的平台与人交流,公益也因此能在更广受众中推进、发力。

生活更多的是一种体验。艺术亦然。

13.jpg

捱过风雨,阳光下的幸福母亲

公益纪录片《美丽中国·幸福母亲》中遍布各地的奋斗事例,是贫困母亲紧握美好生活的向往,更凝聚国人朴素而伟大的奋斗精神。大千当代艺术中心作为艺术赋能公益的创新推动者与实践者,期望依托美术馆的公开展示平台,探索实践艺术对中国社会的价值和在新时代的发展方向。未来,大千当代艺术中心更将不遗余力,持续广泛、深入地助力幸福工程项目,亦藉此时代变革,开启幸福工程新征程。

图/文 国内项目部(作者:王师境)| 编辑 刘晓芳


中国童话福利基金会
扫描左侧二维码,
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账号。
或搜索CPWF1987添加关注
选择“捐款支持”。
注册用户登录 微信登录 QQ快捷登录
(使用用户名,密码登录) (微信客户端扫描上方二维码)  
新用户注册
 忘记密码,点击这里
新用户注册

已有账号,这里登录